含羞草播放app

() 苏蜜打开衣橱找衣服,这才想到刚刚田蜜儿说的那个人。

“她刚刚说的秦铭,该不会就是上次我们在公园喂流浪猫遇到的那个人吧?”

苏蜜微微拧起眉来,有些担忧。

“嗯,是他。”傅奕臣不在意的道。

“那没关系吗?”上次两人就闹的很不愉快,那个秦铭好像对她也很厌憎。

“能有什么事儿?放心吧。”

有他在,谁都别想伤害苏蜜。秦铭有毛病,他傅奕臣从来没有让人避人的习惯。

半个小时后,三人来到了胭脂酒吧。

酒吧是秦家的产业,他们刚到,就有女服务生笑容满面的迎接了过来。

“我们少爷早就在楼上等着了,傅先生白小姐请跟我来。”

苏蜜跟着来到胭脂最大的豪华包间门前,服务生刚推开门,里面就传来了喧闹声。

是跳舞和唱歌的声音,还有一阵阵的吆喝声。

长腿美女走在前进的铁轨上

“咦,门开了,秦少是不是你请的客人到了啊!”

“是啊,神神秘秘的,我倒要看看秦少今天请的是什么人,面子这么大。”

两个坐在沙发上的公子说着起身,一起走了过来。

秦铭也忙站起身来,笑着走了过来。

这时候,服务员让开,傅奕臣搂着苏蜜率先走了进来。

秦铭神情顿时就变得有些不好,很显然,他并不欢迎傅奕臣。

“卧槽,原来是傅少啊!”

“傅少大驾光临,难得啊!有一阵子没见傅少出来走动了。”

两个跟过来的公子却都是惊讶,热情的说道。

“咦,这位美女是?”

那些坐在沙发上的公子小姐们听到动静,又迎过来几个,看到了被傅奕臣拥着的苏蜜,不觉开口道。

“我说,你们有没有一点眼力劲儿,没看见阿臣都抱着不放手,这位美女当然是嫂子了。”

这时候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大家略侧了侧身子,苏蜜瞧见谢淙还拿着一只高脚杯晃了过来。

她是认识谢淙的,便眼眸微亮冲谢淙略点了下头。

“阿臣,你终于肯带着嫂子出来走动走动,不藏着掖着了?”

谢淙打趣的说道。

“哎呦,这么说咱们傅少如今也是名草有主了啊?”

“嫂子好。”

有谢淙插科打诨,旁边公子们也跟着冲苏蜜打招呼,苏蜜大方的笑着,微微点头。

秦铭的脸色却愈发不好,目光冷冰冰的扫过苏蜜,依旧和傅奕臣对视。

“呵,你来就算了,带她做什么?”

“秦铭!你不要找不自在!”

傅奕臣冷声说道,微微眯了眯眼,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紧绷了起来。

“你们在做什么呀?秦铭哥哥,是我让小臣哥哥和蜜蜜陪着我一起来的。”

田蜜儿从苏蜜和傅奕臣的身后钻了出来,站在了傅奕臣和秦铭中间,拉了一下秦铭。

秦铭看见她顿时面色就变了,“蜜儿你回来了?”

“嗯呢,这次回来要呆一段时间呢。”

田蜜儿笑着点头说道。

“哟,这怎么又冒出来一位美女。”

有人吆喝了一声,秦铭便笑着揽过田蜜儿。

“这是田蜜儿啊,你们不认识她了吗?蜜儿现在回来了,你们可都给我认清楚了,哪个不开眼的回头欺负了她,别怪我秦铭翻脸不认人!”

秦铭冲大家介绍田蜜儿,目光微沉的扫过四周。

“田蜜儿?呀,是蜜儿啊,我还参加过你四岁的生日宴呢,张语,还记得吗?”

“边儿去,蜜儿,我可还参加你在欧洲的画展了,金默晨,小时候我们也见过的,不过你那时候还小,怕是不记得了。”wavv

……

几个公子哥围着田蜜儿介绍叙旧,傅奕臣搂着苏蜜率先往那边的沙发走去。

谢淙自从看到了田蜜儿,神情就古怪了起来,这会儿他站在那里,回头看看田蜜儿,又转头看看苏蜜,眼睛瞪的大大的。

“喂,阿臣,来来,说两句话。”

他说着拽住了傅奕臣,傅奕臣微蹙眉,“说!”

谢淙却看了苏蜜一眼,苏蜜瞧出他的意思来,微微一笑,主动松开了傅奕臣。

“我先去那边坐。”

她独自往沙发那边走去,谢淙拉着傅奕臣往旁边走了两步。

“快说!”

傅奕臣却有些不耐烦,不时的回头看苏蜜,好像恨不能将她粘在眼睛上一样。

“喂,阿臣你不是吧,现在田蜜儿都

回来了,你还带着个假货做什么,你就不怕后院着火?”

田蜜儿也在,苏蜜也在,让谢淙觉得大不妙。

他话刚说完,傅奕臣的目光就从苏蜜那边转了过来,冷冷的扫向了谢淙。

“你……你干嘛?”

他的眼神有些可怕,即便包厢里光线微黯,也让人难以承受。

谢淙缩了缩脖子,谁知道下一刻傅奕臣就拧住了他的手臂,一个狠压。

“嗷,阿臣!你怎么动手了,松开松开,断了!”

谢淙被压着背着手,弯下腰去,疼的直叫唤。

傅奕臣微微俯身,“谁他妈跟你说苏蜜是替身假货的?谢淙,你在找死知道吗?嗯?”

本来谢淙,傅奕臣,沈柏然和迟景行都是玩儿的比较好的。但是近一年里,沈柏然开始接掌家业,常常在南方呆着。

谢淙还是花天酒地的,渐渐和傅奕臣迟景行这两个改了性的有些疏远,只有迟景行因为白淼淼的关系,反倒和傅奕臣越走越近。

所以,傅奕臣这边到底是什么情况,谢淙其实并不知道。

他一直都以为苏蜜是因为名字和田蜜儿一样,在田蜜儿没回来的时候被傅奕臣做了替身。

“唉哟,你先松开,疼死了……”

“知道了没?!”

“知道了,知道知道了,**!”

谢淙连声说着,傅奕臣这才松开了他。

谢淙龇牙咧嘴的揉着手臂站起来,他额头上都疼出了汗来。

“卧槽,你不是吧……你什么情况啊!”

“我再说一遍,苏蜜是我的女人,你再敢胡说,下次就不是这样了,我割你舌头!”

傅奕臣提着谢淙的领口,将他拽到了跟前,微微压着声音说道。

他一副护犊子的模样护着苏蜜,简直别人碰不得说不得,就算谢淙再傻也瞧出来怎么回事了,这丫就不是对替身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