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免费看综艺节目的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这个人,究竟是谁?

上一次袭击云七念。

这一次,又对冉冉下手。

而且,居然知道冉冉就是陆北深他们的孩子。

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有什么要策划这一切?

目的到底是什么?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席卷而来。

而且,每一次,都能完美的杀人灭口,时机掐得很准!

感觉那个人什么都知道,默默的在暗中操纵着这一切!

“刚刚我接到冷寻的电话,那天毒死那些人的钞票上面有其他指纹,已经拿去匹配了。”陆席说。

清新干净美女皮肤白净通透唯美图集

钞票上面的指纹,很有可能是那个大人在下毒的时候留下的。

听了陆席的话,云七念抬眸,如果能抓住真正的幕后凶手,那就太好了。

但是,直觉告诉她,那个人很厉害,不会这么轻易的暴露自己。

眼下,他们应该高兴才对,他们的孩子没有死。

云七念看向眼前的男人,“陆北深,马上就是孩子们的生日了,到时候,我们给冉冉一个惊喜,好不好?”

马上就是言言的生日了。

而冉冉和言言是双胞胎,自然也是冉冉的生日,她现在恨不得告诉全世界的人,冉冉是她的孩子!

“好。”陆北深淡淡回。

然后,云七念哼着歌,去孩子的房间了。

陆北深脸色冰冷,语气宛如寒冰,“查一下当年的死婴。”

“明白。”陆席点头。

当年云七念生产的时候大出血,为了保住大人,只能牺牲一个孩子。

所以当时只有言言活下来,另一个孩子抱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气了,他们还为那个孩子立了墓碑。

现在,冉冉是他们的孩子,那个孩子没死,也就是说,当年那个死婴并不是他们的孩子!

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让医生用一个死婴骗他们,而且,毫无破绽。

……

几天后,是孩子们的生日了。

云七念精心筹备了很久,只为了给冉冉一个惊喜。

这天,她登陆了微博,发现粉丝和私信爆炸了。

之后,又看到热搜榜上的第一条#时念cp!

云七念手贱点进去看了一眼,然后发现,这个热搜,居然是有关于她的。

是她和时易的。

那天的比赛之后,这张照片就一直挂在了热搜上。

照片里,时易正在替她戴着徽章,而她恰好视线也停留在他的身上,在舞台灯光的照耀下,特别唯美。

然后就有了今天这个话题,以及时念cp!

下面,更是一群cp粉的yy

:啊啊啊,简直配一脸!

:那些灯牌肯定也是时易安排的,太浪漫了!

:传言果然是真的,被爆出了地下情后,现在已经明目张胆的秀恩爱了。

:可不是,连投票都这么明目张胆,恕我直言,没有时易这票,云七念根本就进不去!

:爆了楼上的菊,七念的视线大家都看在眼底,是不是靠本事进去的,大家心里都有逼数,不用我多说了!

:人家谈个爱管屁事啊,真是事多!

:就是,还不准人家谈爱了?双标!

:举高我时念cp的大旗!

下面各路粉丝撕成一团。

云七念正翻着评论,这时,一股熟悉的气息传入鼻尖。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过了她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她和时易的照片后,低声点评着,“拍得不错。”

继而,又把手机还给了她。

听了他的那四个字后,云七念一阵忍俊不禁,“这醋意也太明显了,该不会把时易当做是情敌了吧?”

陆北深半眯起眼睛,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已经是我的妻子,何来情敌之说。”

男人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轻蔑。

他和云七念已经结婚了,至于其他男人,就算真的喜欢云七念,那又如何?

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情敌?

不配。

云七念微微意外,只是随口一说,陆北深居然这么认真的回答了,她看着他,“既然这样,那吃什么醋?”

“说呢?”他不答反问。

云七念快速解释着,“我跟他只是工作关系,绝对不会对我有意思的,天地良心啊,放一百个心吧!”

说完,云七念还举手保证。

时易思想那么单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感情那方面都心思,他对她,只是单纯的欣赏。

而她只把他当成导师。

被偷拍了那种照片,是完全没有料到的事情。

有人在背后搞她!

陆北深的目光深了许些,“嗯,我知道。”

知道?

那应该没啥事了吧。

见他这么说,云七念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没多问,直接转移了这个话题,“我们好久没好好聊聊了。”

闻言,陆北深不紧不慢的看向了她。

在男人的视线下,云七念眨了眨眼睛。

陆北深被那双星辰般的眼眸看得一阵悸动。

这段时间因为冉冉的事情,加上他又比较忙,大多时间都是早出晚归,所以他们几乎没怎么在一起过,接触都变少了。

他也不想这样,但是没有办法。

他长臂一伸,把她带到自己怀里,紧紧抱住。

……

今天,是言言的生日。

因为他们是隐婚,很多人不知道陆北深有孩子,所以,没有举办宴会,只有一些身边的朋友过来捧场。

他们来的时候,还带了礼物,奇妙的是,他们还没有宣布冉冉是他们孩子的事情,那些人来的时候,个个都是带的双人份礼物。

季千尘和季妍儿也来了,身后,还有罗婷婷。

云七念看着季千尘,关心着“的伤已经好了吗?”

这件事她一直挺内疚的,好在他现在已经没事了。

她不想任何人再因为她出什么事。

“嗯,已经好了。”季千尘脸上一如既往带着笑容。

随即,云七念脸上也扬起了一抹笑容,“那就好,大家快进去吧。”

然后,佣人上前,把他们手里的礼物接了过来。

偌大又豪华的大厅中间,放着两个5层的大蛋糕。

蛋糕外表都差不多,就是五层上面的巧克力娃娃,一个男孩,一个是女孩,分别代表冉冉和言言。

云七念上楼去了孩子们的房间。

她们上次去商场买的那些衣服里,其中有一件是白色的蓬蓬裙,云七念一眼就选定了那件小裙子。